打开
关闭
恋上你看书 > 最后猎人 > 第一百二十章 小小猎鹰

第一百二十章 小小猎鹰

最后猎人 | 作者:落尘晓月 | 更新时间:2019-12-03 08:01:5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快穿:龙套好愉快都市顶级保镖名门掠婚:顾少,你够了神级修炼系统宋北云医妃,王爷枕上撩璀璨城13科的吉恩水浒仙途豪门第一宠:大叔,求放过
  黎明的曙光让天际染上了一片金黄,体力有所恢复的修斯努力地向上攀登,右手被废,单靠左手,其中的艰苦可想而知。小^说^无广告的~~网.26dd.Cnxiao心翼翼地踩稳凸出来的岩石锥,修斯奋力的朝上一扑,锋利的石尖在他的手掌上又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槽,tian了tian顺着手臂流下来的血液,然后hún合着唾沫又吐了出去,修斯的眼神里闪过不屈的光芒。我一定要活着回去。

  口中出低吼,宛如一只野兽般他再次艰难的往上挪动着,每一块他抓过的石棱都被鲜血所染红,宛如盛开在悬崖上最诡异最youhuo的血莲hua。每次力竭休息的时候,他都会望着红月城的方向,那眼神里的柔情,在他一脸的血污下,勾勒出一幅令人震撼的图画。

  一米,俩米,修斯就像一只断的爪的壁虎,把自己死死的贴在悬崖上,疼痛他早就麻木了,此刻,他的身体里,燃烧着是不屈的意志。在距离崖顶不到1o米的地方,他终于支持不住了,体力透志,失血过多带来的眩晕就像罩在他头顶的催眠术让他整个人昏昏yù睡。

  意识模糊渐渐模糊,我不能睡,我不能睡。修斯努力保持着灵台最后一缕清明,并用头猛地往岩石上撞,血流了出来,模糊了他的双眼,他出一声凄厉的低吼,奋尽余力朝上攀登,十米,短短的十米,但对他来说,却是一生的距离。“老大。”“图苏”“西亚。”每朝上前一点,修斯就在嘴里念一个人的名字,然后想着这个人,努力再上去一点。”“独孤琼”当他在心里念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手触mo到了崖顶。他笑了,他似乎看到被绑那天那双挂满泪痕的双眸,和流淌在脸颊上的泪滴。那串流进他心里的泪滴。他伸出舌头想要去tian,tian到的却是自己的血,血,原来是那么甜。

  夜是孤寂的,特别是没有月色,没有星光的夜,令狐绝静静的坐着,这是他回到红月城的第一个晚上,可陪伴他的却是得知修斯被绑后的焦灼和寂寥。

  曼丝,思思,修斯这三个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却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遭遇到了不幸,这让他心情灰暗到了极点。我难道真是不祥之人。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世。检了片树叶,放在嘴里,低沉的乐声从他的net边流出,静默的传了开去。

  图苏、和西亚静静地站在他的身后,在他们的双瞳里,流淌的也是对修斯等人的思念。

  而这时,负责今天巡查的凯诺冲了进来,他脸上的神情只能用俩只字来形容,狂喜。“老大,老大,修斯回来了。”

  什么。三个人同时转身,尤其是图苏,一个箭步,双手扶住凯诺的肩膀,语带颤声地道,“你再说一遍。”

  “是的,老大,修斯回来了,西罗陪他走回来的,我先——————”凯诺的话还没说完,三条人影就从他的身前急驰而过。

  在离师团驻地不远的街道上,令狐绝看到被西罗搀扶的修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修斯吗?一身破的都挂成布条衣服,满身的血污,左手搭在西罗肩上,右手无力的垂下,低着头,一瘸一拐。

  令狐绝的眼眶湿润了,他此刻恨自己无能,让自己身边的人遭受如此的折磨。他努力让自己的牙齿不再颤抖,但喊出去的话还是带点泣声,“修斯。”

  闻声,修斯抬起头来,他松开手,想努力自己站直点,却因疼痛眉心紧蹙,只能试图笑一下,而这丝微笑也牵动了早已崩裂的牙根,使他的笑容又点扭曲,他哆嗦着回应,“老大。”

  令狐绝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去,抱成一团,而其他人也围了上去,没有眼泪,没有低泣,却深切的悲痛却流淌在每一个人心中。

  一直不见踪影的弯月此时也探出了头,清冷的月光洒下,拉长了每个人的背影,悄悄的抱成了团。

  几天后,悲痛渐渐褪去,修斯的伤势也已经有所好转,只是被废的右手,却已经不是单凭魔法可以治疗的,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他不知不觉已经突破到战帅的境界,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我决定明天回部落。”在会议室内,令狐绝向众人说出了他的决定。由于大家都知道他回部落的目的,所以也没人反对。

  “我也想回去。”图苏站了起来,他红着脸,刚想说什么,却出一声惨叫“啊哟。”坐在xiao月旁边的索非亚掩嘴偷笑,她看见,xiao月的手在图苏的tuǐ上狠狠地拧了一把。

  “你回去干嘛?”令狐绝有点纳闷,前天去xiao月那里告诉她姐姐事的时候,也没听图苏说起过要回部落啊。

  “我————”图苏抓了抓脑袋,却把眼神投注到xiao月的身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而xiao月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低下头,you人的羞红爬上了她的双颊。

  而这羞红似乎给了图苏很大的勇气,他的嘴角1ù出笑意,看着大家道,“我先陪老大去找九幽草,回来的顺便把我父母给接来,因为我要结婚了。”

  结婚,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xiao月的身上,而xiao月则羞得连脖颈都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个时间结婚?”令狐绝有些踌躇,他不是反对,可毕竟一切都还不安定。

  “老大,xiao月有了,我要当爹了。”图苏见令狐绝有点犹豫,豁出去,把xiao月嘱托他的话全部都到了脑后。

  这下好了,会议室炸开了,有恭喜xiao月的,有调侃图苏的。尤其是被图苏一直用挑衅眼光盯着瞧的修斯,更是直接跑过去,捶了他一拳。“有你的,xiao子。”

  “你也要加油。”图苏tǐng了tǐngxiong膛,要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坐在斜对面的独孤琼,眼角包含深意地挑了挑。修斯回来后,一直是由独孤琼照顾的,修斯的那点xiao心事也被大家知道,所以,很自然地,他们也把独孤琼归纳进自己人的圈子,开会也叫上了她。

  “好了,别闹了。”坐在令狐绝身侧的西亚摆着手道,“我们即将有第一个xiao猎鹰,图苏,我记你一功。”

  西亚一本正经的玩笑又让大家哄堂大笑。“妹妹,几个月了?”索菲亚抚mo着xiao月的肚子,语气除了欣喜外,还有点失落。兽人和人类相比,受孕的概率要xiao的多,尤其是兽人族中的皇族。

  “快俩个月了。”xiao月的声音低的几乎连自己都听不见。

  “那好,图苏就跟我回去。”令狐绝心里也异常欣喜,没有比自己兄弟得到幸福更让他感觉温暖的事了。银光一闪,假的黑龙枪出现在他的手上,“我们回去了,大家要加紧戒备。西亚,这枪你先拿着,我想绑修斯的那伙人一定不会死心,如果他们来了,你就直接给他们,等我们解决了曼丝的事,再好好跟他们算这笔账。”令狐绝的话越说越冷,最后一个账字几乎是咬着吐出来的,也是,要不是有曼丝这档事,他一定跟那伙绑了修斯的人不死不休。

  “我知道了,阿绝,你放心去吧。”西亚不温不火地道,可心里,却同样充斥着怒火。

  第二天一早,令狐绝和图苏就坐在魔月飞进了魔兽森林。其实,红月部落和红月城如果算直线距离的话并不远,按魔月的度,也就一俩天的工夫。

  果然,一天后的傍晚,他们已经远远的俯视到红月部落袅袅升起的炊烟。一年多过去了,骤然看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里。俩人相对一笑,内心中充满了回家的兴奋和期许。

  在离部落不到一里的地方,魔月停了下来,它显然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很感兴趣,却还是被令狐绝收进了灵兽袋。俩人说笑朝前走。景色依旧,只是路旁被图苏离开时刻了名字的那株青霖树却长高了许多,枝繁叶茂的。

  “图苏,你别动。”在前面不远的树丛里传来清脆的童音。“是,老大。”回话的也是一个童音,却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

  令狐绝和图苏相对一笑,童心大起,俩人分俩路mo了过去。在树丛里宽阔的草地上,俩排孩子对峙,有男有女,都是十岁左右的年纪,手拿木弓木剑,xiao脸都崩得紧紧的。

  “不玩了,卢卡斯,每次都是你扮令狐叔叔,我不玩了。”一个梳着冲天辫的xiao孩扔掉了手中的木剑,嘟着xiao嘴坐下。

  “法思,你准备投降是吗?”扮演令狐绝的卢卡斯用手中的木枪指着坐在地上扮演法思的孩子,一本正经地道。坐在树杈上,翘着tuǐ的图苏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老大,卢家的大xiao子演的还真像。”

  令狐绝有点窘,还别说,那个xiao子说话时冷冰冰的样子,和自己还真有几分神似。

  “谁,谁在树上?”孩子们闻声都跑了过来。被孩子围观的感觉可不太好,令狐绝和图苏跳了下来,卢卡斯的眼最尖,他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是令狐叔叔。”

  “令狐叔叔。”孩子们欢喜雀跃,围着他们俩又蹦又跳。“等等,刚才谁演我的。”图苏试图在人群里找出演自己的那个孩子,但看来看去好像没一个像。

  “他。”孩子们把手一起指向其中一个最瘦最xiao的孩子,拖了俩条鼻涕,但明亮的双瞳里,却泛着狡黠的光芒。

  “不是吧。”图苏悲呼着,抱起那个孩子跟大家一起朝部落走去。

  部落还是老样子,破旧的木楼下是一张张熟悉热情的脸庞。沿着xiao时候走过无数次的石径路,他们现,一路打招呼的几乎都是些老人,fù孺。“村里生什么事了嘛?”令狐绝问怀里的卢卡斯。

  “令狐叔叔,你忘了啊,族长他们都去参加四族大赛了,走了好几天了。”

  啊————令狐绝这才意识到,一年一度的四族大赛又开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传奇1997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官仙官妖九龙拉棺我娘子天下第一最强丧尸传说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