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恋上你看书 > 我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 > 3.狂喜

3.狂喜

我怀了男主的孩子[穿书] | 作者:漫步长安 | 更新时间:2020-05-22 01:39:24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
  韩数回到家,映入眼帘的是小而温馨的屋子。许多年前的往事便历历想起,酸甜苦辣潮涌般冲进心里,五味杂陈。

  这套不足六十平的房子是她在大二那年全款买的,花了十五万,那是奶奶临终前留给她的遗产。

  她留恋地摸过所有的家具,嫁入沈家后,她一次都没有回来过。在她的心里,沈家不是她的家,这里才是。

  从小她是和奶奶一起长大的,爸爸再婚后和后面的妻子儿子住在一起,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回去。

  奶奶去世后,江市的老屋是爸爸继承,一同搬进去的还有后妈和弟弟。

  没有奶奶,她就没有家。

  她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知道自己还未醒来,还在那个很长很长的梦中。梦里她似乎站在高台上,受着众人的审判。

  【这个女配终于下线了,以后赵BOSS就可以和白女神在一起了。】

  【她能有现在下场,都是自作自受不值得同情。作者大大虐得好,就应该狠狠地虐渣女。】

  【我们的白女神苦尽甘来,以后和赵BOSS男主要甜甜甜,要生一堆猴子。】

  【渣女自做自受,爱慕虚荣贪图富贵,活该嫁给渣男,沦到这样的下场。作者大大好样的,虐死渣女贱男。】

  这些弹幕像印在人的脑海中一样,不停地刷新着,全是读者讨伐书中女配的。随着弹幕越来越多,她渐渐明白这些人口中的渣女配就是自己。

  那本书的名字叫《情定南城》,男主是赵时律。而女主,名叫白露,这名字一听就是个白富美。

  至于她,则是书中的女配。

  书中对她的描述是攻于心计,假装清高。

  男主被女配所伤,拒绝所有的女人,一直未婚,女主善良温柔,痴情等着。直到她这个配角领盒饭,皆大欢喜。

  然后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分明是一本烂尾小说。

  所有的字幕条条压在她的身上,压得她喘不上气。她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那沉重的压迫。一睁眼满室明亮,下意识地捂住眼睛。

  已经有好几年,她时常在半夜醒来,再也睡不着,睁眼到天明。像这样一觉睡到天亮,还是头一回。

  看来,只有加大剂量的安眠药能救她的失眠。

  她不想起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工作。从一腔热情到意兴阑珊,她已身心俱疲。人前有多风光,背后就有多孤寂。

  那梦真奇怪,光怪陆离,匪夷所思。

  什么女配,还渣女配?

  她压根就不知道,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赵时律会付出那么多。

  真是个傻子。

  时至今日,往事不可追首。

  回顾生平,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自己的孩子。若是上天给她重选一次的机会,她一定不会放弃那个孩子。

  她的眼睛慢慢适应光亮,手拿开后猛地睁大。眼前的布置还是那套小房子的模样,她眨着眼,场景依旧。

  若这是梦,也太真实了些?

  真实到能听到隔壁房子的开门声和关门声,还有女人轻声的叮嘱,以及少年变声期的公鸭嗓透出的不耐烦。

  十二年前隔壁有一个中学生,每天这个时间去上学(补习)。

  莫非…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下床,拉开窗帘看向外面。楼下卖早点的已经出摊,她都能闻到包子和油条的气味。

  是真的!这不是梦!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那个孩子还在她的身体里。虽然日子很浅,可是她就是知道,他(她)已经存在。

  震惊过后,是浓浓的狂喜,手摸着腹部。

  门处传来敲门声的声音,她立马紧张起来。

  是谁?

  “韩数,你在家吗?”

  熟悉的声音,是她在大学时唯一的好友,杜晓美。

  打开门,一身T恤牛仔裤的杜晓美就闪进来。杜晓美长得清爽,利落的短发,大大的眼睛,明亮的五官。

  “这鬼天气,一大早就热死人。”

  她自来熟地坐到电扇前,打开猛吹。

  韩数替她倒了一杯水,她一饮而尽,“昨天我整理采访稿到深夜,赶不及参加沈家的宴会。听说豪门就是大手笔,宴会上全是法国私人酒庄定制的红酒。真是可惜,我没有喝到。”

  “私人酒庄的红酒有什么稀罕的,等你以后成了老佛爷的接班人,什么样的高档红酒喝不到。”

  韩数轻飘飘的一句,令杜晓美睁大眼。

  “真的?借你吉言,以后等姐混成老佛爷面前的红人,一定亏待不了你。”

  “那我且等着。”

  十二年后的杜晓美是南城有名的派对女王,出入各大盛会,什么样的名贵红酒没见过,哪里还会馋一杯私人酒庄的红酒。

  “我说你不会强颜欢笑吧?”

  杜晓美见她一脸平静,小心翼翼地问道:“今天一早就有好几位同学给我打电话,说你被铁娘子叫去谈话,然后宣布不和沈公子出国留学,是不是有人逼你?”

  韩数低头一笑,优雅淡定。

  “当然不是的,我认真考虑过,我和沈书扬不合适,我准备提出分手。”

  “什么!”杜晓美惊讶地放下杯子,急切地问道:“你不出国,是想和他分手?”

  “没错。”

  杜晓美愣了半天,才消化完这个震惊的消息。天知道她刚才一路上有多着急,那些同学几乎全都是想从她口出套出什么内幕的。

  谁不知道韩数只有她一个朋友。

  那些人说的话不好听,什么豪门不是那么容易进的,什么麻雀想当凤凰是痴人说梦,总之什么幸灾乐祸的话都有。

  “你可想清楚了?”

  “我想得很清楚,经过昨天的宴会我更加觉得我们不是一路人,勉强在一起以后还是会有许多的矛盾。”

  事实也是如此,成长环境不同三观相悖。沈书扬的生活方式,她不苟同。而她的处事原则,沈书扬也是难以接受。

  杜晓美一拍巴掌,“这话我早就想说,你和沈公子还真不是一路人。他长着一双桃花眼,一看就是桃花众多的。你这人死心眼,以后肯定会被他伤透心。”

  桃花眼?

  韩数自嘲地想着,自己当年可是一直觉得沈书扬的眼里有深情,像盛满泉水的桃花潭。

  或许是她在沉默,杜晓美觉得自己说错话,连忙补救,“你离开他,是他的损失。老佛爷私下都说过,我们这批进去的实习生,就你最有灵气。你就算是不靠沈家,以后也非池中之物。”

  老佛爷是尚都杂志社的总编,她和杜晓美大学最后一个学期时都是那里的实习。不过她已于上个月底辞职不干,一心准备和沈书扬的出国事宜。

  “你现在不用出国,要不还是回尚都吧?”

  韩数的手不自觉地停在腹部,她有孩子要养,实在没有精力一边上班一边带孩子。何况实习记者转正后工资并不高,难以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条件。

  她有往后十二年的生活工作经验,她相信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养活孩子。

  不过是几秒的时间,她脑子里已经有计划。

  “不了,我有其它的打算。”

  杜晓美点头,韩数学习好,聪明有主见。她决定不出国,肯定是深思熟虑过的,应该想到后面的安排。

  “你要是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我虽然最近很忙,正在转正的关口,但是你韩大小姐一句话我必定鞍前马后,以报你大学四年让我不挂科之恩。”

  “叫谁小姐呢,骂人是不是?”

  “哪敢啊,韩大美女。”

  韩数是冷清的性子,杜晓美是她的同桌,两人的友谊是在一次次考试中建立起来的。因为有韩数这个学霸同桌,天生爱玩的杜晓美在大学期间没有挂过一科。

  说说笑笑间,杜晓美看了一下手机。

  “你没事就好,我得走了。今天有采访,要是迟到了,胡主编饶不了我。你是知道的,上个月接下时居赵总的采访,谁知一直拖到现在。每次打电话沟通,时居的冯秘书都说没时间,安排不上。”

  时居?

  韩数眼神一黯,那是赵时律的公司。

  她现在明白为何时居会同意尚都的采访,那是因为她之前在里面实习。也知道为什么时间安排不上,因为她的离开。照书里的情节,男主一颗心都在她这个女配身上,几乎无心公司的事务。

  “我现在一想到这个采访就头痛,胡主编说能否拿到稿子,关系到我的转正。我白天去堵过,晚上去蹲过点,得到的都是没空。你说那赵总是不是有问题,听说他没老婆没孩子的,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他哪里有那么多要忙的事情?”

  杜晓美抱怨着,人已出了门。

  “那个…赵总好像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你下次打电话约访时提一提我,要是他还记得说不定有转机…”

  “啊…你怎么从来不说?”

  韩数有些心虚,没有看杜晓美羡慕又控诉的眼神。要不是知道对方遇到这样的难题,都是因为自己,她还真不想说。

  “之前没想起来,最近才记起的,说不定人家不记得。”

  这话说出去自己都不信,昨天那男人还一路跟着自己,哪里可能不记得。只是要如何面对他,她现在还没有想好。

  但可肯定的是,他们以后交集不会少。

  杜晓美已是心花怒放,磨刀霍霍,觉得有这层关系一定能拿下时居的采访。她眉飞色舞地飞一个吻,然后风风火火地进了电梯。

  “爱死你了,我就知道你旺我!啾~”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女子监狱风云总裁坏坏,晚晚爱不眠之夜撒野最强狂兵混都市官道无疆逍遥兵王终极武力神秘老公有点坏神运仙王(天命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