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恋上你看书 > 我给前夫当继母 > 3.燕王

3.燕王

我给前夫当继母 | 作者:九月流火 | 更新时间:2020-05-22 01:43:12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女子监狱风云姜糖万界天尊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首席的独宠新娘农家傻女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如果是三个月以前,有人愿意娶林未晞,林大嫂早就乐不颠把人送过去了,可是现在……

  林大娘犹豫,她不敢拂刘员外的面子,可是又实在不舍得弟弟的财产。她是外嫁的姐姐,算不得正经林家长辈,即使能从林勇的田产里扒拉一些也终究是少数,可是如果让林未晞嫁给她儿子,那林勇的封赏全是他们家的不说,说不定还能去官府活动活动,把忠勇侯这个帽子传给儿子李达呢。这可是侯爵啊,比隔壁家的秀才厉害多了,林大娘眼红得不行。

  林大娘和王媒婆各怀鬼胎,两人拉扯个没完,浑然把林未晞当摆设。林未晞站在屋里听了个齐全,她冷冷笑了一声,突然肃下脸,用力把门推开。

  木门咣当一声撞到墙上,把院子里的两人吓了个正着。林大娘惊恐地回头,发现竟然是林未晞,惊吓立刻就变成怒气:“你大清早发什么疯,把门摔坏了你赔得起?”

  “怎么赔不起。”林未晞脊背挺直,清凌凌的眼珠紧紧逼着林大娘,她的眼睛黑白分明,清极亮极,仿佛天底下所有肮脏都不配进入这双眼睛中,让一切龌龊和险恶无所遁形,“林……爹爹为国捐躯,朝廷追封他为忠勇侯。姑姑已经扣押了爹爹那么多东西,还舍不得这一扇小小木门吗?”

  王婆看到屋里的人,狠狠倒抽一口凉气。她先前只知道林大娘家寄住着一个孤女,听说病恹恹的,不怎么到外面见人,所以王婆从没见过林未晞。直到后面朝廷送来封赏,王婆才想起林未晞这一号人。现在十里八乡都盯着林未晞这只肥羊,王婆收了李员外的钱,急急忙忙就过来说亲。

  在王婆的预想里,林未晞就是一个身怀巨额遗产、病歪歪随时能去世的药罐子,这种人肯定被病气耗干了,外面的人家给她说亲,冲的肯定也不是她这个人。可是王婆现在见到林未晞本尊,这才知天底下竟然真有仙女一样的样貌,戏文里吹嘘的翩若惊鸿、天人之资,竟然还真有。

  王婆震惊于林未晞的美貌,心里想把这桩婚事说成的愿望就更急切了。有万千家财,有烈士独女之名,还有姮娥之貌,这种女子不赶紧抢回去才是傻。

  林大娘也被镇住了,她早就知道林未晞长得好,可是以前林未晞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和人说话也不和人交流,一脸病弱,看着就晦气。林大娘嫌弃林未晞畏畏缩缩,儿子提出想娶林未晞为妻,林大娘死活不同意,之后对林未晞的厌恶更甚。她一心觉得这就是个狐媚子,还是个活不长的命,进了家门只会惹来晦气。不过林大娘毕竟养了林未晞好几年,这么多年的米粮不能亏了,林大娘早就打量好了,以后把林未晞卖给富人家做个妾室,刚刚好。

  不过知道林未晞有林勇的遗产后,林大娘就改变了主意,现在只是越不过从前的偏见,这才很是纠结。即便如此,林大娘都没把林未晞放在眼里,可是现在看到林未晞推门质问她,林大娘不知为何生出一种敬畏来,连膝盖都隐隐发软,这种感觉仿佛是见到了县城里的县令夫人。

  林大娘狠狠摇头,暗笑自己真是想多了,竟然会畏惧眼前这一个病丫头。林大娘斜着眼睛瞥林未晞,声音尖刻:“什么叫扣押?那本就是林勇留给我的。过年添置的东西多,我这些年养你不知亏损了多少家底,现在弟弟有了功名,我拿些东西补贴些家用怎么了?”

  “我虽在姑姑家寄住,但花用并不是李家的钱。爹爹这些年在燕王麾下效力,每年他都有寄银钱回来,我一次都没见到,都是姑姑在收着吧。不说这些,只说朝廷送来追封时,姑姑偷偷藏起来的那匣子银锭,仅这个就足够把你们家这小院子再买几百次了吧?”

  王婆震惊,一匣子银锭?林大娘的私房被人揭穿,气急败坏,眼珠子咕噜噜乱转:“你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瞎说什么。哪有什么银锭,不过是几块碎锞子,我是林勇的姐姐,他被朝廷封赏,我拿几块银锞子都不行?”

  不过几块碎锞子……林未晞心里轻嗤,庄户人家劳作一年省吃俭用,能攒下的银钱也不过二三两,这还是人丁兴旺的人家,依李家的收成,一年哪能挣一两银子回来,在侵吞林勇和林未晞的财产之前,恐怕林大娘他们连银锞子都没摸过几次。到了现在,林大娘竟然也能理直气壮地说出不过几块碎银子罢了。

  林未晞不是抠门、不通是非的人,她从小受嫡长孙女教养长大,时不时还要被寿康大长公主接过去教导,之后还当过燕王府的当家主母,她不是个扣扣索索之人,相反,她对自己人非常大方。如果林大娘对林未晞好一些,现在稍微为林未晞考虑一些,林未晞不可能自己得了林勇的天文遗产,一个子都不给林大娘留。

  但是这一个月来,林未晞冷眼旁观,林大娘的表现太让人失望了。她从没真心为林未晞这个侄女考虑过,从前嫌弃林未晞是个拖油瓶药罐子,等后来林勇被朝廷追封,留下大笔遗产,林大娘这时候想起姐弟情深了。

  名正言顺侵吞弟弟财产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当然是让林未晞“自愿”嫁给李达,这样一来,林勇的东西都是林大娘和李达的。林未晞身体还不太好,如果过门后林未晞死了,那简直是美滋滋。

  林未晞看得分明,心里越来越窝火。这是群什么玩意,一个个说着仁义礼信,心里想着谋财害命,林未晞算是知道原主是怎么死的了。原主生性怯弱,但是她林未晞可不是。

  不过林未晞想起母亲对自己的教导,觉得骂人不好,所以她维持着曾经的涵养,客气地说:“姑姑,我亦感激您的养育之恩,可是我父孝未过,现在不该说亲。王婆婆,谢谢您走这一趟,不过您回去后转告他人,我林未晞感激父亲的恩德,决意为父诵经祈福,日后不再嫁人。以后再有说亲的事,您不必替我应承了。”

  一听林未晞说以后不嫁人,林大娘比王婆还急:“这怎么行?你一个小姑娘家不懂,我这个长辈却不能看着你犯错。我们乡下没有这么多规矩,守孝守几个月就够了,你趁着你现在年纪小,还有人愿意娶你,赶紧嫁了才好。”

  林未晞忍着气,说道:“我不想嫁人。”说完,她不想再听,转身就往屋里走去。

  林大娘气得跳脚,用手指着林未晞,言语也越发尖酸:“你现在假清高,拿捏架子说不愿意嫁人,等以后年纪大了,没有人再娶你,我看你怎么办!”

  林未晞的背影突然顿住,灰暗的农屋里,林未晞的眼睛几乎亮的发光。

  林大娘的话可谓捅到了林未晞痛脚,林未晞前一世贵为公府嫡女,大长公主的外孙女,可是嫁人后夫妻生活却过得很不好,后来她又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刁蛮的前妻,一个失败的原配,一个抹平高然的庶女身份,让高然能名正言顺嫁进王府的垫脚石。这简直成了林未晞心底的一根刺,现在林大娘当着外人说林未晞假清高,以后没人娶,这可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林未晞霍然转身,眼中烧着熊熊烈焰:“我能不能嫁的出去关你什么事?你以为你是我什么人?再说,我要是嫁不出去,被你早早磋磨死,你不是应该高兴才是吗。我死了,林家的名声,林家的封赏,就都是你的了。”

  林大娘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顿时跳脚:“哎,你说什么呢!”

  “我话说得这么明白你都听不懂,原来你聋啊?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着什么鬼主意不成,我明明白白告诉你,我以后不会嫁人,我林未晞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忠勇侯的田产爵位,和你、和你儿子不会有任何关系!”

  林未晞语速极快,噼里啪啦让人插不进话来,偏偏她没一个脏字却字字犀利,像无数把小刀子一样戳得人体无完肤。林大娘被顶得肺叶子疼,哆嗦着“你你我我”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王婆也惊讶地合不拢嘴,这个小姑娘看着纤纤弱弱,骂起人来这么这样凶悍呢?看这嘴皮子利索的很,不像是林大娘说的终日不见外人,反像是……经常这样训人一样。

  王婆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这种诡异既视感,她甩了甩头,抛开这种奇异的想法,满脸堆笑地对林未晞说:“晞姐儿自己心里明白再好不过,我们这些外人看着你心疼,想拉你一把却又怕让你们姑侄离了心,现在晞姐儿你能自己想明白就再好不过了。晞姐儿,你留在你姑姑家不是良配,李达虽然忠厚,但是李家毕竟是务农人家,哪像李员外家,诗书传家,世代簪缨,你嫁过去就是当少奶奶的命,还有一个丫鬟专门伺候你呢!晞姐儿,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你可不能放过啊!”

  林未晞气得都笑了:“你在我面前,说诗书传家,世代簪缨?难为您了,背这两个词花了不少功夫吧。你和我姑姑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李家是豺狼,李员外家就是虎窝,心里面那些龌龊主意打量谁看不出来呢?我明明白白告诉你们,想都别想。”

  李员外是这一带的土皇帝,能给李员外家的公子说亲,王婆很是自豪。现在林未晞把李员外的面子扔在地上踩,王婆立刻恼了,拉下脸说道:“你别给脸不要脸,你现在不过是一个无父无兄的孤女罢了,我们给你面子叫你一句‘忠烈之女’,你就真把自己当侯府的小姐了?我告诉你,李员外看上你,这就是你的福气,你识趣还好,要不然,你不嫁也得嫁!要是再拿乔闹腾,小心惹恼了李员外,把你降为妾室。别介好好的少奶奶不做,非要当小妇,到时候你哭都没处哭去。”

  “你不过一个不入流的媒婆,竟敢放这种大话,还想逼良籍女子做妾?”林未晞玉珠子一样的眼睛落在王婆身上,轻轻笑了一声,讥讽之意甚重,“真是好大的口气,一个捐出来的员外罢了,还真把自己当土皇帝了?知道的说他是乡绅富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儿子是什么王爷皇子,现在这是选妃呢。”

  王婆一听这话吓得半死:“你不要命了,这种砍头的话也敢乱说!”

  “你们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让人说啊。跟我玩威逼利诱这一招,简直蠢得可笑,姑奶奶我历练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做什么呢。”林未晞眉梢轻抬,浓密的睫毛微微垂着,声音如冰击玉,明明这些话居高临下,稍显刻薄,可是她的声音又清又冷,语调转弯时还有些娇气,配上林未晞飞快顺溜的语速,骂人竟然也能听出些许享受来。

  林未晞并不知道自己训人被其他人评价为享受,要是她知道了非得气个半死。她现在还在指着王婆骂:“我告诉你们,姑奶奶我不想嫁人,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天底下没人能逼我。今日是什么李员外的儿子,明天是不是还有王员外的孙子啊?日后你们若再动这种龌龊心思,我就去县衙正梁上垂一条白绫吊死,反正爹爹的金书铁券还被压着,我死了正好让众人看看,你们是怎么逼迫烈士遗女的!到时候事情闹大,让京城和燕王知道这桩事,你们一个个谁也别想好过!”

  “晞姐儿……”

  “滚开,你们再叨叨一句我现在就去投湖!”

  院门外,陪行的县官冷汗涔涔,一个男子轻轻摩挲着玉扳指,喜怒莫辨地问了一句话:“林勇的金书铁券被扣住了?”

  “没有,小的不过是……额,不过是给忠勇侯暂为保管。您也知道,乡下民智未开,不通教化,偷窃等事总是屡禁不止,下官担心忠勇侯的金书铁券被乡下贼人偷走,这才代为保管在县衙里。”

  很低劣的官样文章,来人没有说信还是不信,他又朝格外热闹的农家小院扫了一眼,说道:“忠勇侯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独女,虽然只是一个小姑娘,但她才是林勇正经的传人。东西送回来后,直接交给她吧。”

  “遵命。”

  男子口吻平淡却不容置疑,可见是积年的上位者,习惯发号施令。县官满脸冷汗应下后,发现这位大人没有动,县官惊讶了一下,随即了悟,赶紧弓着腰朝林大娘的院子走去。

  院子里,林大娘和王婆都憋了一肚子气,她们也和邻里乡亲吵过架,但是大家你来我往,各有胜负,不像是现在,说说不过,插话又插不进去,耳边只能听到林未晞噼里啪啦的声音,真是气死个人。

  林大娘几乎气不过要动手了,她刚刚起了这个念头,突然感觉气氛不对。她赶紧回头,看见来人腿几乎都软了。

  “县令老爷……”

  县令气急败坏地挥手,外面那尊大佛还看着呢,什么老爷不老爷,可别坏了他的考绩仕途。暗暗警告完这两个村妇后,县令转身看向林未晞,脸色立马变得和蔼:“林姑娘,听说你前几日又病了,现在身体可好些了?”

  林未晞可不是普通村女,她认出这是县令最正式的官服,而这个县令还对她这样讨好。林未晞心里越发警惕,她防备地看着对方,先行了个万福,然后紧绷着问:“县令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县令脸上的赔笑越发明显,等听完县令的话后,林未晞越发惊讶了。

  县令竟然要将金书铁券归还自己,更甚者朝廷抬来的封赏也会原封不动地转到林未晞名下。这怎么可能,反常既是妖,他想做什么?

  县令见林未晞不肯搭腔,真是急的汗都要下来了。他实在没办法,只能侧过身往外面指了一下,然后用眼神示意林未晞:“京城里的大人物来了,他要给你,你收下就是。”

  林未晞跟着往外看去,她看到路对面的歪脖子树上栓了许多马,那里站了那么多人,但是俱都静默无声,敬畏地站在一个人身后。

  林未晞长这么大,出入过多少大场面,竟然也被对方的气场所摄。林未晞眼神惘然,问:“那是谁?”

  “燕王。”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女子监狱风云总裁坏坏,晚晚爱不眠之夜撒野最强狂兵混都市官道无疆逍遥兵王终极武力神秘老公有点坏神运仙王(天命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