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恋上你看书 > 桃源剿匪记 > 第101章 东门路夜市

第101章 东门路夜市

桃源剿匪记 | 作者:余汉崇 | 更新时间:2019-12-10 13:49:0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推荐阅读: 上门龙婿(叶辰萧初然)快穿:龙套好愉快都市顶级保镖名门掠婚:顾少,你够了神级修炼系统宋北云医妃,王爷枕上撩璀璨城13科的吉恩水浒仙途豪门第一宠:大叔,求放过
  第101章东门路夜市

  艳倩和两个妹妹出了戏院,见到附近有两个便衣公安,她这才明白丈夫所说的两个大舅子。她心里十分惊讶,苗小丫怎么会与她丈夫这么心有灵犀的,她做为妻子,也不知道自己丈夫的话意,而苗小丫居然会知道的,这太出乎她的感觉(不只是意料)了。难道苗小丫真的是天生就有做情报、搞地下工作的料?

  艳倩知道这两个便衣是来准备协助抓捕山猫的,所以她也放心了。见苗小丫在“看舞狮”,她走了过去,看了一会,说:“有个红旗袍的,太漂亮了。”

  苗小丫并没有马上回答,看着舞狮一会,才抬头看了看马灯:“这个马灯油虽多,但也点不了十五。”

  艳倩听了头也痛了:这是啥意思呢?再想下去,头更痛了,怎么也想不出子丑寅卯来。不过,她已知道苗小丫已明白她的话意,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只装作看舞狮算了。

  过了一刻钟,那个旗袍女人果然独自出来了,艳倩忙向苗小丫使了个眼色,见苗小丫没什么反应,她心里很急,但又不敢自作主张,只能偷偷看着旗袍女人上了一辆黄包车,跑了。

  这个旗袍女人,肯定是土匪的眼线,如果是她做主,肯定会把旗袍女人抓住,从她口里应该能得到一些情报。但抓特务、抓土匪眼线是公安的事,苗小丫不想立即抓,她虽然不理解,但还是要忍住自己的性子了。

  又过了一刻钟,谭勇竟然独自出来了,艳倩很惊讶。谭勇上来问苗小丫:“姑娘,你知道厕所在哪吗?”

  “那边有!”苗小丫指了指,“但恐怕已满人了。你到别处去找一下吧。”

  “好的。”谭勇回了一声,就走了。

  什么意思?戏院里不是有厕所的吗?艳倩想了想,这回她终于想明白了:这肯定是山猫上厕所了,丈夫怕山猫从厕所里逃走,就叫谭勇出来告知苗小丫一声,苗小丫听了后,也告知谭勇,厕所或厕所附近已有自己的人了……

  艳倩想明白后,这才明白做情报的都讲的是暗语,不能讲明话,否则容易泄密。至于那个旗袍的女人,苗小丫不人去跟踪,可能那个黄包车车夫就是我们自己的侦察员了。

  艳倩对解放军都认识,但对四河村里的民兵,就认识不多了。那个拉黄包车的人,很可能是四河村的民兵,否则苗小丫不会这么放心地看舞狮的。

  艳倩想通后,心情也放松起来。在观看了一会舞狮后,她和两个堂妹就去看耍马骝了。

  马骝主人是个四五十岁的三大五粗的男人,还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女孩,女孩也不时与马骝斗趣着。

  耍马骝,在这里叫舞马骝。马骝就是猴子。训练过的猴子,听得懂主人的口令,在主人的口令下,会做出翻身、金鸡独立、前肢倒立行走、打鼓、认数字,还会与主人假装对打、不时偷袭主人一下,引来观众阵阵喝彩声。耍了一会,在主人打着叮叮当当的的钟声,猴子会拿着一个木碗在人群前走圈,讨些赏钱。

  艳倩也让小花给了些赏钱,但好快她发现,猴子主人对赏钱并不在意的样子,而是双眼在打量着人群,好似在观察什么。出于警觉,她对这个人感到非常可疑,就不动声色地暗暗把这男人的相貌记了起来。

  艳倩很担心丈夫的安全,但她又不方便再进去戏院,怕给山猫察觉到什么了,所以双眼看着耍马骝,偷偷观察着猴子主人,双耳却注意地听到戏院那方向的动静。

  余连长其实很安全,他见山猫入去厕所,他不敢入去,也不能让谭勇入去,又怕山猫会从厕所里翻墙逃走,所以叫谭勇出去告诉苗小丫知道。

  不一会儿,山猫从厕所回来,在另一处坐下,动也不动。两刻钟后,他突然要溜了,余连长也不敢马上跟上去,怕山猫发现了不好。待山猫走出一会,余连长见戏院里没什么可疑的人,才慢悠悠地走了出去。

  山猫出了戏院,左右看了看,见没什么异常动静,就看看舞狮,再听听评书的,然后就向东门走去。

  暗中观察的艳倩,也好快发现了山猫,就暗暗留意着。当发现山猫向东门走去时,她心里一惊:下午发现山猫时,他是向西门街走去的,在石巷口进入一家人家的,现在他怎么向东门走去了,难道他有第二个落脚点?

  现在的客栈,常有解放军查房,土匪是不敢住客栈的,所以艳倩认为山猫可能会有第二个落脚点。

  山猫刚到一个巷子口时,一个人突然上前对他说:“什么时候了,你还敢来县城!”

  山猫给对方问住了,他一看并不认得对方,以为是其它山头的,他还来不及反应,就给对方推入巷子里。他正想问话,结果一下给按倒在地,两个人冲了出来,把他绑了。

  山猫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反抗不了,就索性不反抗了。好快,他给三人从巷子另一头出去,转到南门,再从迎宾路进入县政府里。

  余连长出来后,见苗小丫无意地看了他一眼,就转身向县政府里走去,他知道得手了,就装着东看看,西看看。一会儿,艳倩和两个小妹来了,他忙说:“你们跑哪去了,我找也找不到你们。”

  “我们看舞狮、看舞马骝。”艳倩上前一靠,行了一会儿,她就低声说:“那个舞马骝的人很可疑。”

  “回家吧!”余连长说了声,见有个便衣公安迎面走来,就对艳倩说:“舞马骝真好看,如果不是眼困,真要看完才走。”就走了。

  艳倩知道丈夫是向便衣公安发出暗语,如果她不是知道底细,她真的不知道丈夫的话意。她为公安人员有这样的理解能力十分敬佩,她虽然聪明,但在这方面,她真的不如他们。

  两个小姑娘一点也没察觉到什么,但便衣公安,她俩是认识的,一般在外不能和自己人打招呼,她俩还是知道的,所以她俩当不认识便衣公安,只和堂姐开着玩笑地回去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传奇1997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官仙官妖九龙拉棺我娘子天下第一最强丧尸传说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