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恋上你看书 > 糖都给你吃 > 3.第三章

3.第三章

糖都给你吃 | 作者:墨西柯 | 更新时间:2020-05-22 01:40:17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女子监狱风云姜糖万界天尊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首席的独宠新娘农家傻女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周末坐在杜敬之的书桌前,取出课本来写作业,笔尖狂舞,没有停顿的时候。

  杜敬之就坐在周末的身边,尸体一样地瘫在椅子上,仰着脸,一脸的痴呆样,时不时发出哀怨的声音来,犹如濒临死亡的待宰猪。

  “你得看书,我们都高二了,你高考的时候准备怎么办?”周末一边写,一边跟杜敬之念叨。

  “随便考个美院呗,实在不行三本、大专、职业技术学校,要不干脆就直接工作。我们这些学画画的,出来之后当个刮大白的小工,上手都快。”

  周末停下笔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叹了一声气,干脆把笔一丢,任由笔在桌面上骨碌碌地乱滚也不管,跟着杜敬之一块瘫:“那我也不学了,以后跟你一块刮大白去,我还能给你搭把手。等成手了咱们俩弄个大白传奇组合,在人才市场说不定还能成为偶像派。”

  “可别啊,这不耽误栋梁之才了吗?”

  周末突然探过身来,指着自己左边脸:“这边脸写着无怨。”又指着右边脸,“这边写着无悔,你看着没?”

  “我只看到横跨你整张脸的三个字:缺心眼。”

  没一会,杜妈妈就喊两个人下楼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杜妈妈一个劲地给周末夹菜,眼睛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喜欢。杜妈妈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对周末一向十分欢迎。

  杜敬之坐到了餐桌前,来回看了看,问道:“奶奶呢?”

  “跳广场舞去了吧,不用管她,她爱吃剩的。”

  他也知道杜妈妈昨天刚跟奶奶吵了一晚上,心里还有着怨气呢,也就没接话。

  杜妈妈在这个时候问周末:“我听说,你家里在三环边上,给你买了个小别墅,写的你的名,都快装修完了,这是要搬家了?”

  杜敬之不知道这件事,听了不由得一愣,跟着看向周末,喉咙里哽着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

  “买是买了,不过一时半会不会去住,那里上学不方便。”

  “那就这么空着?”

  “最近的房价涨得厉害,家里怕以后再买就买不起了,也就提前买了,实在不行就转手出去。”

  “确实挺有先见之明的,当初我们这个房子就买晚了,想起来我就生气。”

  杜家现在住的房子,买的时候还挺波折的。

  他爸杜卫家是出了名的软蛋加没出息,买房子也没什么眼光。结婚的时候家里给了些彩礼,杜卫家不肯给杜妈妈,就自己在手里握着。本来商量着是要付首付买房子的,结果杜卫家坚持说,最近有消息传出房子要降价,过阵子再买才划算。

  以至于,他们两个人租房结婚了,在三年后,房价不但没降,还比当初贵了一倍还多,杜卫家手里的钱,却比之前还少了几万。杜妈妈娘家坐不住了,愿意添钱,让他们俩先把房子买了,毕竟杜敬之以后还得上学,没房子肯定不行。

  这回,杜卫家说不出什么了,只能认命买房子,这才买了这里,歪打正着跟周家成了邻居。

  在这之后,他的爷爷去世,奶奶成了寡妇,跟着住在了这个房子里。

  一个家里,只能有一个女主人,杜敬之在初中就开始懂了这个道理,每次看到妈妈跟奶奶吵架,他就烦得要命,心里更加怨恨父亲。

  “挺好的,我们还能成邻居,每次想想,我都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周末吃着饭,还顺便哄杜妈妈开心,这货说漂亮话从来不心虚,也是一种本事。

  “你家里这是给你准备结婚用的房子了吧,真好,我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敬儿准备好婚房呢。”

  “以后让小镜子跟我一块去住呗,反正房子大。”

  “这哪能行,净瞎说,让敬儿去给你添乱啊?”

  “他如果去了,可以视为一件好看的摆件。”周末笑嘻嘻地说,同时还偷看了杜敬之一眼,果不其然,回应他的是巨大的白眼。

  杜妈妈根本没当回事,毕竟周末说话一向好听,也就当成玩笑话一听一过了,同时问起了其他问题:“周末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跟阿姨说说,这几年帮你参谋着,毕业了就给你介绍。”

  “长得好看的。”周末几乎没犹豫,直接回答了,要求特简单也特肤浅。

  杜妈妈给周末夹了一块排骨,开始了长辈的劝说:“我这些年算是摸索出来了,长得好看真心没用。你杜叔叔年轻的时候就好看,不过有什么用,你看看我现在的日子。”

  杜卫家没什么优点,就是长得帅,杜敬之多半是随了父亲,有一张可以靠脸吃饭的脸。这爷俩还都不是什么好脾气,不过整体看起来,杜敬之还能强一点。

  杜妈妈是一个标准的颜控,当初就是因为杜卫家的脸,才要死要活地嫁给了杜卫家。这方面她这么多年也没见好,每次夸周末的时候,首先夸的肯定是周末长得好,接下来才说其他的方面。

  这也是杜妈妈这么喜欢周末的原因吧。

  聊起感情话题,还给周末说得不好意思了,他偷瞄了杜敬之一眼,这才回答:“所以就得想办法找到自己喜欢的,尽可能从小带大,这样就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养大的媳妇了。”

  杜妈妈跟着点头:“嗯,想法不错,你现在就可以去小学里找喜欢的女孩子了。”

  “得了吧,再被当变态抓起来。”杜敬之咧着嘴接了一句,一脸的嫌弃。

  周末往杜敬之的碗里夹了一块排骨:“你也多吃点,太瘦了。”

  “我觉得吃排骨我容易恶性循环。”

  周末先是不解,随后看向他排骨一样的身材,这才笑了起来。

  说话期间,门打开了,杜卫家跟杜奶奶一同进了屋子。

  餐厅就在一楼,一进门就能看到他们三个人。杜卫家看到周末,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身体瑟缩了一下才走了进来,闷头换鞋。

  杜奶奶脸上的嫌弃就很明显了,一脸不悦地看着周末,周末没理,继续吃饭。

  杜妈妈带着怨气呢,没理他们俩,依旧跟周末聊天:“周末,你前段日子报的那个补课班怎么样?老师教得认真吗?”

  谁知,杜奶奶听到这句话,就跟被踩了阀门似的,突然就开始爆发了:“打听什么补课班?你生的这个玩意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浪费那个钱干什么?不是那块料,非得往重点里钻,结果弄了个吊车尾,丢不丢人!宁当鸡头不当凤尾,懂不懂!?还有当初学画画也根本不该开始,每年的花费那么多,我也没看学出个什么样来!”

  杜妈妈一听就火了,直接嚷嚷起来:“确实,什么样的妈生什么样的儿子,你儿子已经没出息了,我不能让我儿子也没出息!再说补课的钱也不指望你们拿,我自己拿,你啰嗦个什么劲啊!”

  “当初就说让你家里拿钱,开个店做生意,卫家也不至于这样!”

  “凭什么是我家拿钱?你们自己儿子怎么不拿钱?”

  “我家的钱用来买房子了!”

  “这个房子的首付,我们家占了大头好吗?”

  杜奶奶见杜妈妈一直不肯退让,立即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杜妈妈继续破口大骂:“你……你个泼妇,我儿子娶你到底有什么用,专门来气我是不是?”

  “你很可以搬出去,那样我根本气不着你,我都不愿意看到你!”

  原本在沉默的杜卫家在这个时候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是在指责杜妈妈:“你怎么跟妈说话呢?有没有点礼貌,家里没告诉你不能跟长辈顶嘴吗?”

  他们家里的模式就是这样的,一般挑起事端的,都是杜奶奶,用尖酸刻薄的模样,挑剔杜妈妈的不是。杜妈妈一开始也忍了,还跟杜敬之说过,现在奶奶丧夫,心情不好,容忍奶奶一些。

  结果,没两年杜妈妈就忍不下去了,开始了跟杜奶奶吵架的生涯。

  杜卫家却始终如一,总觉得自己妈丧夫很可怜,只能依靠自己这个儿子,再说杜奶奶养大他不容易,他的媳妇应该孝顺自己的妈。每次看到杜妈妈顶嘴,杜卫家就会不管原因,就是斥责杜妈妈不孝顺,要让着自己妈。

  杜奶奶因此觉得自己有靠山,越发耀武扬威,还特别喜欢找茬,这几乎成为了杜奶奶生活中最大的乐趣。

  有的时候,杜敬之会护着自己妈妈说几句。然后杜奶奶就爆发了,对着杜敬之破口大骂,说他没家教,跟长辈说话不尊重,是杜妈妈教得不好,最后还是杜妈妈挨骂,杜敬之也就不管了。

  周末觉得这饭吃得有点尴尬,于是停下筷子,筷子在碗上一放,发出一声脆响。接着,周末回过身看着刚进门的两个人,手臂搭在椅背上,模样淡然。

  杜卫家一下子闭了嘴,迟疑了一下,推着杜奶奶就往屋子里走,同时说道:“你自己反省一下,我跟妈为什么不在家吃饭,而是出去吃。”

  杜妈妈一听就乐了:“因为我根本就不会跟你们俩带份!你的工资还完欠的钱,目前吃饭都费劲!”

  杜敬之觉得这饭吃得闹心,又吃了一口饭,才嘟囔着:“你们这样有意思吗?这种局面,离婚可破。”

  谁知杜奶奶又炸了:“你这个孩子,就是你妈私底下乱教的,怎么这么没良心,心思恶毒,哪有劝自己父母离婚的?”

  杜卫家根本不会离婚,因为离婚了,没有杜妈妈支撑这个家,杜卫家跟杜奶奶都要吃西北风。就算这样,杜奶奶依旧不肯收敛,依旧是家中女主人的派头。

  杜卫家推着杜奶奶进了屋,关上门就没再出来了。

  杜妈妈则是气得吃不下去饭了,估计是觉得自己刚才没发挥好,而且最后一句没来得及顶回去,正懊恼呢。

  杜敬之则是看了周末一眼,见周末已经重新拿起了筷子,也没再说什么,跟着继续吃饭了,毕竟这种吵闹,在杜家十分正常。

  他总觉得,杜卫家害怕周末。

  还记得小学五年级有一次,杜敬之非得要一个遥控车,杜卫家不同意,他闹了一阵,结果被杜卫家打的鼻青脸肿,好几天都没法上学。事发后第三天,杜卫家就从楼梯间摔下去了,还断了腿。

  那时候,杜卫家非得跟周家过不去,说是周末把他推下楼梯的。附近知道杜卫家跟周末为人的,都不相信周末会这么做,也不相信杜卫家的话,觉得杜卫家是觉得周家有钱,想讹钱,这事最后杜卫家也没落得什么好。

  不过杜敬之还是觉得有些可疑。

  因为他记得,在自己被揍之后,周末来看了他,还哭了一场,那模样就好像他被打得快死了似的。

  周末当时还认真地跟他说:“小镜子,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第二天,杜卫家就摔下楼梯了。

  在那之后不久,周末就开始学习跆拳道,到现在都没停下,还练得一副好身材。不过具体的实力怎么样,他就不知道了,因为他从没见过周末跟谁动手,甚至没见过周末跟谁吵架。

  归根到底,是周末脾气太好了。

  吃完饭,周末就回家了。

  杜敬之多少有点心情不好,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发呆。自我否定不算伤人,被亲人否定,才是真的心灰意冷,尤其是被奶奶说是“这个玩意”,不由得更气不顺,总觉得自己的亲人都没把自己当人看。

  过了能有半个小时,就听到有人敲他的房间门,不是通向楼下的那个门,而是通向露台的门,不用猜就知道是周末跳墙过来了。

  他起身去开门,周末也就十分自然地进了他的房间,手里还拎着半个西瓜,以及一个大碗:“我特意顶着雨跑到楼下去买的,咱俩一块吃。”

  杜敬之喜欢吃西瓜,这事周末知道。

  不过今天他没太给周末面子,直接拒绝了:“没胃口。”

  周末也不在意,到了书桌前,将桌面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空出地方来。然后将西瓜跟大碗放在桌面上,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勺子来,站在桌子前挖西瓜。

  这个勺子是周末特意买的,可以挖出一个个西瓜球来,勺子另外一边是锯齿的,一般用来雕花,他则是用来把挖出来的西瓜球上面的西瓜子去掉。挖出来的西瓜球放进大碗里,剩的一些边角料,就自己全吃了。

  忙碌了能有十分钟,周末一边吃,一边挖了一大碗的西瓜球,放在了桌面上。然后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又将剩下的西瓜皮装进了袋子里,抽出几张纸巾将桌面擦干净后,跟他说道:“我得回去写作业了。”

  说完,也不停留,直接拎着垃圾走了。

  他坐起身来,还能从窗户看到周末翻过矮栏杆,跳回自己家露台时的样子。然后,他看着桌面上的一大碗西瓜发呆。

  周末了解他的脾气,他总是别别扭扭的,一个劲地让他吃,他反而不会吃。现在就这么放在这里,周末也走了,过一会他自己就吃了。

  估计是周末觉得他听了奶奶的话,心里不舒服,故意买这个一个西瓜来哄他的。

  他坐在床边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些,然后坐在桌子边,发现周末连牙签都帮他插好了,大碗旁边还放了两根可乐味的棒棒糖。他直接吃了一块西瓜,发现还挺甜的,这一整块连子都不用吐。

  又连续吃了几口,他又忍不住想骂人,还不是因为想起周末跟妈妈聊天的内容生气,等哪天周末跟哪个女人结婚了,他岂不是要郁闷死?那个女的得多好运,才能捡了个这么大的便宜?

  周末,他惦记了快十年了,可这货注定要跟别人在一起。

  因为性别。

  毕业后,周末家就会搬走了吗?那个时候,他恐怕连邻居这个便利条件都没有了,真不知道到那个时候,他们两个还能不能有联系。

  囫囵吃完西瓜,把大碗一推,去楼下洗了手,回到房间继续画画。

  杜敬之喜欢画画,并且有点天分,这些年都没有丢下。是爱好,也是他之后要奋斗的目标。

  说起来挺神奇的,他是一个急性子,且点火就着,偏偏有耐心去画画。有的时候,去画一幅大的建筑图全景图,需要一笔一笔地去勾勒细节。平时需要上课,多半是放学后开始努力,一幅画画完,恐怕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他也能耐着性子去完成。

  画画需要买各种材料,还要报班去学习,往往在周末去参加补课班的时候,他则是去学画画了。

  他觉得有点乏了,放下画笔伸了一个懒腰,取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已经12点37分了。他走出房间去洗漱,回来后关了等,下意识地朝着周末的房间看,在他关灯后不久,周末也关灯睡觉了。

  别人都当周末是个天才,他却知道周末有多努力。从小就在参加大大小小的补课班,每天都复习到深夜,有几次他去周家吃饭,吃饭的期间,周爸爸都在考周末英语单词。

  躺在床上,从枕头边摸来扇子给自己扇风,脑袋里还在想着事情。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在意奶奶说了什么了,只是在想关于周末的事。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女子监狱风云总裁坏坏,晚晚爱不眠之夜撒野最强狂兵混都市官道无疆逍遥兵王终极武力神秘老公有点坏神运仙王(天命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