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恋上你看书 > 说好的龙凤胎呢 > 3.第 3 章

3.第 3 章

说好的龙凤胎呢 | 作者:夜子莘 | 更新时间:2020-05-22 01:42:51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推荐阅读: 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第一宠婚:总裁,别太坏女子监狱风云姜糖万界天尊一觉醒来我变成了妖艳贱货首席的独宠新娘农家傻女萌宝来袭:总裁爹地太难缠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屋子里,苏瑜由蝉衣和忍冬侍奉着洗漱,青黛在一旁铺着床褥,想起刚刚的画面忍不住眉飞色舞:

  “真解气,那个张嬷嬷平日里仗着是老夫人跟前的,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如今三公子不在,她居然想骑到姑娘的头上来,还真当自己是根葱了。姑娘这次给她吃点教训,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放肆了。”

  “对了,今儿个张嬷嬷身上那条杭绸袄子听说是老夫人赏的,料子质地都是上等物,咱们侯府的下人一般没机会得的,张嬷嬷只这么一件,平日里可是分外小心呵护的。

  奴婢听说,有次一个小丫头不小心弄脏了张嬷嬷的衣袖,张嬷嬷气得伸手打了那丫头三个耳光,还将人嫁给了乞丐。如今她那件袄子破了洞,她又没胆子跟姑娘撒气,只怕背地里要心疼死。”

  青黛越想越开心,忍不住捂嘴轻笑起来。

  倒是蝉衣想得多一些,忍不住道:“张嬷嬷的确可恶,只是今儿个姑娘这么把她得罪了,她若是到老夫人那里去告状,老夫人会不会为难姑娘?”

  苏瑜接过忍冬递来的帕子擦了擦脸,又扔进盆里,去妆奁前坐着:“哪怕我今日乖乖听张嬷嬷的坐在外头把二十遍女戒给抄完了,老夫人也不会因此对我好上一分的。”

  ——

  落辉堂

  张嬷嬷回去后,将邀月阁这边的事回禀给老夫人,又添油加醋一番,更是把自己身上那件最心爱的袄子给老夫人看,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

  老夫人气得直拍桌子:“这个孽障,越来越放肆了!”

  花氏是个尽职尽责的儿媳,此时也正在落辉堂侍奉老夫人身侧,见此忙送上了茶水:“母亲消消气,苏瑜本就是个没规矩的,你何必为她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

  老夫人睨她一眼:“老二和老二媳妇儿都没了,你是她大伯母,如同生母,平日里也不好生管教管教。”

  瞧瞧,这是把气又撒到花氏身上了。

  花氏心里那叫一个苦,就苏瑜那个狗性子,老夫人这个亲祖母都没法子,何况她这个没有半点血缘的伯母呢?

  再者说了,苏瑜嚣张跋扈,没个闺阁女儿家的样子,她这个做伯母的原本就是再乐意不过的。

  苏瑜越没规矩,就越显得她家四丫头慧静温婉,端庄可人呢。

  不过这会子,明显老夫人是在气头上,花氏少不得好言好语来哄:“母亲息怒,你也知道,三丫头打小就跟我这个大伯母不对付,我又如何管得住呢。”

  “那也是你自己没本事,亏你还是大房,是平南侯夫人呢。”老夫人这会儿气不顺,依然没给花氏好脸色。

  一旁的张嬷嬷因为方才的事早憋了股子闷气,正想寻个机会好生教训三姑娘一番,如今听着老夫人话里的气恼,眼珠转了转,上前回话道:“老夫人若真看三姑娘不惯,奴婢倒是有个主意。”

  老夫人端着优雅的气度,饮了口清茶,这才道:“什么主意?”

  张嬷嬷回道:“这吴公子不是来提亲了吗,既然老夫人有意苏吴两家的联姻,倒不如早早把三姑娘给抬出去,日后眼不见为净的,倒省的碍了您老人家的眼。”

  “哦?”老夫人挑眉,用茶杯盖子拨弄着上面飘着的一朵海棠花,示意张嬷嬷继续说。

  张嬷嬷道:“经过今日,奴婢看吴公子应该是真心想娶三姑娘的,不如咱们明日请了媒人去吴家,早早把婚事给订下来。最好,在三公子从边关回来之前,就把这婚给办了。”

  老夫人仔细思索片刻,缓缓点头:“也好,早早地把她嫁出去,眼不见为净。等生米煮成了熟饭,也不怕丞哥儿回来怎么折腾。”

  花氏听罢也觉得张嬷嬷这主意甚好,试探着问:“母亲若觉得张嬷嬷的主意可行,我明日便差媒人去办了?”

  “去吧,去吧,越早把她嫁出去,我这耳根子越清净。”老夫人不耐烦地摆手。

  “把谁嫁出去?”

  屏风后面突然传来一把娇软清脆的嗓音,随之进来的是个十六岁上下的姑娘,穿着一件鸢尾百褶裙,发上斜插一支白玉芙蓉簪,朱唇皓齿,美艳动人。

  这便是平南侯府的四姑娘,苏琬,花氏宠在掌心的幼女。

  苏琬才貌俱佳,在长安城里也是颇有姝名,老夫人对她是极为疼爱。

  看见她,老夫人笑着招手:“琬儿怎么过来了,大冷天儿的,该在自己房中待着才是。”

  苏琬上前对着老夫人和花氏规规矩矩行了礼,这才去老夫人跟前站着:“近日天寒,早上孙儿听祖母咳了几声,故而炖了冰糖雪梨羹给祖母送过来,您睡前喝一碗对身子有好处。”

  说着,她吩咐丫鬟上前,亲自将保温的汤盅端起来,奉在榻几上。

  老夫人笑得越发慈祥:“府上这么多姑娘,唯有四丫头最是贴心,让我这老婆子不喜欢都不成。”

  自己的女儿得了夸奖,花氏面上也泛着光:“琬儿平日里总把祖母挂在嘴上,对您可是无微不至呢。”

  老夫人接过苏琬盛的羹汤,笑着点头:“如果你其她姊妹们都能似你这般,我这老太婆才算是有福呢。”

  苏琬颔首:“五妹妹和六妹妹年幼,三婶儿又体弱需要她们侍奉,她们顾不着这里也是应当的。”

  “对了,方才孙儿听祖母和母亲说要把谁嫁出去?”

  提及这个老夫人脸色顿时不好了:“还不是你三姐姐的事,吴家是多好的亲事,偏还不要。这种事岂能容得她做主?明儿个便让人去吴家把婚期订下,看她还能怎么着。”

  苏琬蹲下来帮老夫人捶着腿:“吴进意的事孙儿也有耳闻是,虽说做了糊涂事,可浪子回头金不换,吴家再怎么也与咱们门当户对,祖母是为了三姐姐好,她以后会明白的。”

  老夫人的气儿总算顺了,长舒一口气,抚着苏琬的鬓发:“还是我的琬儿懂事,不让祖母操心。”

  —————————————

  大雪初霁,清晨的阳光洒下来,地上的雪越发显得刺目。

  苏瑜躲在暖烘烘的被窝里,一头秀发随意铺在小鲤鱼图案的枕套上,宛若泼了墨的锦缎一般。

  纵然此时她早没了困意,却仍懒眷的不肯起来,在榻上滚来滚去的,把自己裹得像只蚕宝宝似的。

  苏瑜不爱去落辉堂请安,看祖母和大伯娘的脸色,这些年一直便是如此,是以丫鬟们也不催她,只任由她睡着。

  直到快到午膳的时候,她躺的难受了,这才唤了蝉衣和青黛进来给自己梳妆洗漱。

  一切准备就绪,就在她琢磨着今日做些什么的时候,忍冬急急忙忙从外面进来:“姑娘,不好了。”

  苏瑜从妆奁前起身,看她一脸恐慌不免觉得诧异:“怎么了?”

  忍冬回道:“今儿一早大夫人找了媒人去吴府,把姑娘的亲事给订下来了。”

  苏瑜拧眉,语气还算平静:“何时?”

  忍冬欲言又止,十分难以启齿的样子:“三,三,三天后……”

  三天后?这是上赶着嫁人呢还是巴结谁呢!

  苏瑜顿时气得双手掐腰,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现在她真是恨不得拿鞭子去落辉堂,给她们点儿颜色看看。

  若是旁的人家,遇上吴进意这么个男的,怎么会忍心看着自己的孙女儿跳进火坑呢?

  可落在苏家,谁又会在意她的幸福?

  苏瑜心里明白,他们所有人在意的,无非是吴家与承恩公府的那点子姻亲关系。

  “姑娘,咱们怎么办呢?要不然,逃婚吧?”青黛又是着急又是心疼地道。

  这时,门外传来了张嬷嬷的声音,语气里略显得意:“三姑娘起了不曾,老夫人和大夫人为您订了亲,就在三日后,您还没去落辉堂向老夫人请安呢。这会儿一众公子姑娘们都在,就等您了呢。”

  这时候跑过来,分明是看她笑话的。

  “贱人!”苏瑜忍不住低骂了一句。

  “三姑娘说什么,奴婢没听清。”外面的张嬷嬷又道。

  苏瑜挑开帘子出去,皮笑肉不笑地对着张嬷嬷道:“我说你来巧了,我正打算过去呢。对了张嬷嬷,昨儿个你那身衣裳可还好?”

  提到那件她最爱的袄裙,张嬷嬷脸色都绿了。不过想到这三姑娘马上就要出嫁,张嬷嬷又换了张笑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苏瑜打量着她的身段儿,眼珠子转了转,笑颜如花,明媚如春:“如此,可就恭喜张嬷嬷了。”

  语罢,她自顾自地提起裙摆下了阁楼。

  张嬷嬷尚愣愣地站在原地,颇有些没理头。这时候,三姑娘给她说什么恭喜?

  莫不是气糊涂了?

  张嬷嬷翻了翻白眼儿,傲慢地跟着下楼。

  到了落辉堂,人数当真是难得的齐全,除了平南侯苏泓行被外派到北地治理暴雪,苏瑜的哥哥苏丞尚在边关,其余人都在了。

  老夫人坐在正中央,其余人分坐两排。左边的是大房,右边的是三房。

  就连苏瑜那个素来体弱,平日里见不了几面的三婶儿郑氏此时也在屋子里坐着。她着了件密合色折枝纹的袄子,外罩淡青色坎肩,面上虽显苍白,但仍不失美感,反倒多了几分孱弱之美。

  她与三老爷苏鸿之的身后,此时站了两个姑娘。

  一个十五岁,粉雕玉琢,清纯灵动;一个十四岁,眉清目秀,乖巧可人。

  这两个皆是三房的姑娘,行五的苏琅乃三夫人郑氏嫡出,行六的苏琳则是郑氏的陪嫁丫鬟江姨娘所出。

  二公子苏恒在郑氏旁边的圈椅上坐着,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见苏瑜进来嘴里吹着口哨,算是一种独特地打招呼方式。

  郑氏不由瞪他一眼,亲自把他那翘着的腿拍下去:“这么大了,还没个规矩。”

  苏恒今年已经二十了,却尚未婚配,整日斗鸡遛鸟儿无所事事,是典型的纨绔子弟,跟他爹苏鸿之一个德行,郑氏每每瞧着都觉得忧心。

  不过这苏恒为人仗义,跟苏瑜却是臭味相投的,兄妹两个关系还算不错。

  苏瑜侧目过来冲他笑笑,算是回礼了。

  她缓步上前,对着众人一一见礼:“给祖母请安,给大伯娘安,给三叔三婶儿安,给大哥大嫂安,给二哥……”

  “行了行了。”老夫人打断她,“平日也没见你这般规矩。”

  苏瑜不理她,愣是把话说完:“给二哥请安,四妹妹、五妹妹、六妹妹好。”

  语罢,她乖乖站在那儿,面上浅笑盈盈:“今儿个祖母的落辉堂可真热闹,想来是有什么大事吧?”

  苏恒率先道:“三妹妹,祖母和大伯母说给你和吴家选好婚期了,三日以后,这应该不是你的意思吧?”

  苏瑜笑看向他:“二哥以为呢?”

  苏恒依旧翘着二郎腿,摸着下巴打量她:“我当然不信,吴进意那个混球儿,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敢来咱们侯府求亲,昨日是我不在,否则哥哥我替你教训他。”

  “还是二哥好,不过他已经被我教训过了。”苏瑜依旧挂着笑。

  郑氏瞪了儿子一眼,低声斥责:“长辈们都在呢,哪儿有你说话的份儿!”

  郑氏身子不好,苏恒不忍心真把他娘给气病了,便端了茶喝着,沉默下来。

  老夫人淡看向苏瑜道:“苏吴两家的亲事已然订下,整个京城也都知道了,阿瑜最近便好生待在自己的邀月阁里,等着三日后迎亲的轿子上门。”

  说着,又扫向屋里的众人:“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大少夫人卫绿萱一直看着苏瑜,心有不忍,又听老夫人这么问,她道:“祖母,三日后迎亲的轿子便来了,那三妹妹只怕没时间绣嫁衣,会不会太急了些?何况,父亲和三弟都不在家……”

  卫绿萱是大少爷苏慎的正室妻子,年二十,刚嫁过来一年。

  苏慎乃是大房的姨娘所出,但因为花氏膝下无子,便将苏慎自幼养在自己身边,如今是大房唯一的男丁。

  儿媳妇出口为苏瑜说话,花氏面上闪现不悦:“嫁衣的事我早让人预备下了,自然不会耽搁了三丫头出嫁,你与其操心这个,倒不如想想怎么给苏家添个重孙。”

  花氏这话戳到了卫绿萱的痛处,她嫁过来一年多了,肚子却仍没个动静,不仅嫡母不满,老夫人也对此颇有微词。

  卫绿萱抿着唇,垂下头去。

  苏慎适时握住了她的手,给予无声的安慰,随后又对老夫人和大夫人道:“祖母,母亲,子嗣的事不怪萱儿,早先我为了考取功名冷落了萱儿,是我的不是,日后我们会努力的。”

  听苏慎这样说,老夫人脸色有所缓和。这个长孙虽然不如二房的苏丞惊才风逸,但如今也是个举人了。老夫人打心底里不喜欢二房,故而她更为苏慎这个长孙而骄傲。

  庶出又如何,总比俞氏那个贱人生的一双儿女要好。

  老夫人睇了花氏一眼:“慎哥儿年纪轻轻的,自然是功名为重。”

  屋子里静了片刻,花氏后面的四姑娘苏琬道:“三姐姐,我听闻吴公子饱读诗书,也是个谦和的人,又三番两次登门求亲,可见对三姐姐情谊深厚,实在让妹妹羡慕。三姐姐嫁过去,一定会幸福的。”

  苏瑜看也不看她一眼,只径自看向老夫人:“祖母自然是好意的,不过我三哥尚在边关,我的大婚他岂能不到场?祖母未免太急了些。何况,大伯父这个一家之主也没回来呢。”

  老夫人神情淡淡:“你大伯父是我的儿子,难道我说的话他会不听?再者说了,三日后正是宜婚嫁的好日子,祖母也是为了你早日找到幸福。”

  苏瑜却道:“大伯父会不会听祖母的我不知道,但三从四德里有一句话叫‘夫死从子’,祖母昨儿个还让我抄写《女戒》,想来是最重这些个规矩的,怎么着祖母也该等大伯父回来问问他的意思。”

  “噗嗤——”

  苏恒一时没憋住,愣是笑出了声。又见老夫人瞪了过来,他赶忙收敛,装的若无其事,只暗地里对着苏瑜竖起了大拇指。

  “大胆!”老夫人气得身子都摇晃起来,“你当我今日找你来是跟你商议的?如今婚期都订下来,哪里需你做什么主?这两日,你便好生在家里待嫁即可。”

  苏瑜无所谓地耸耸肩,又对她屈了屈膝:“既如此,孙儿便告退了。”语罢,她也不理旁人,自顾自地离开了落辉堂。

  老夫人却仍气得不轻,一手重重拍着案桌:“这个逆女,气死我了!”

  苏恒撇撇嘴,小声嘟囔:“那还不是你逼得。”

  他声音很小,老夫人没听到,但旁边的郑氏却听到了,不由瞪他一眼。

  苏恒却满不在乎,只四根手指随意敲打着案几。

  在苏恒的印象里,小时候苏瑜其实对祖母挺孝顺的,每日晨昏定省,还变着法儿地做好吃的哄祖母开心。可祖母不喜欢二伯母,故而也从来不待见苏瑜。时日久了,谁愿意一直热脸贴冷屁股呢?

  在苏恒看来,苏瑜如今的态度可不就是祖母自己造成的?

  不过,那丫头今儿个居然没大闹起来,有点不合常理。

  该不会真的屈服了吧?

  ——

  回到邀月阁,苏瑜觉得口干舌燥,连着喝了两杯水才缓过劲儿来。

  而青黛,则是去内室忙忙碌碌收拾行囊了。

  苏瑜不解:“你这是做什么?”

  “姑娘不是跟忍冬说过,如果这亲事真订了,你就逃婚吗,奴婢这就给你收拾东西。”

  青黛说的一本正经,手上动作却没停,“姑娘,咱去哪儿呢,不如去边关找三公子吧?或者去北地找侯爷也成,毕竟侯爷是这个家里除了三公子外,对姑娘最好的人了,他肯定会护着你的。”

  苏瑜悠然地在位子上坐着:“我呀,哪儿也不去。”

  青黛一怔,绕过屏风走出来:“为什么,姑娘你真要嫁给吴进意啊?”

  蝉衣和忍冬也凑了过来。

  看她们都巴巴望着自己,苏瑜笑笑,从案几上捏了块点心,吃得津津有味。

  “姑娘这是有主意了?”蝉衣道。

  苏瑜把手里的点心吃完,拿帕子擦了擦手:“这婚嘛,还是得逃得,不过拍拍屁股走了多没劲儿,在逃之前我打算送苏吴两家一份大礼。”

  她说着对三人挥挥手,附在她们耳畔低语:“等三日后迎亲的花轿来的时候,我们这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没有了 (快捷键:→)
新书推荐: 女子监狱风云总裁坏坏,晚晚爱不眠之夜撒野最强狂兵混都市官道无疆逍遥兵王终极武力神秘老公有点坏神运仙王(天命主宰)